河北清理5.5萬人,四川清理清退2.8萬人,河南清理1.5萬人,吉林清理8600餘人……隨著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的不斷深入,四省已有10萬餘“吃空餉”者現形。
  從邊上學邊領錢的“娃娃官”,到現在雖經幾輪清退,但仍觸目的數字,“官倉鼠”頑症曝出不少編製管理之亂,更成為侵蝕財政資金的“黑洞”,有的地方追繳資金動輒上億元。人們關註整治“吃空餉”成績單的同時,更期待問責能讓背後的“操盤手”現形。
  亂象
  官員7年前獲刑仍領工資
  最新曝出的鶴崗市公安局原局長林勝先吃空餉案件,令人大跌眼鏡。
  他早在2007年4月就因行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兩年,然而7年間,鶴崗市相關部門卻以未收到判決書為由,一直保留其級別、工資待遇,導致其多得工資34.9萬元。
  一些幹部利用手中職權安插還在上學的子女到自己單位“占位子、拿票子”,今年以來就有多名幹部因此受到處理。如,河南三門峽市澠池縣教體局局長的女兒在上學期間就端上“鐵飯碗”;陝西渭南市大荔縣副縣長任教訓在富平縣任副縣長期間為正在上學的兒子辦理了工資關係;湖北省襄陽市襄州區財政局副局長羅世群兒子高中畢業後違規招工進入區財政局二級單位,而後上大學。
  河北邯鄲市磁縣去年6月專項治理“吃空餉”後,三個月時間更清理出“吃空餉”人員188人,其中死亡人員147人,工作關係調出41人。
  探因
  濫權養大“財政毒瘤”
  “吃空餉”現象頻現,已成為侵蝕財政資金的“黑洞”。2013年河南省治理“吃空餉”,清理出2.2萬人,查糾違紀違規資金1.19億元。河北省今年加大“吃空餉”資金追繳力度,截至7月底,共追繳回資金上億元,占應追繳額的55.12%。
  “倍增”的數字背後,是誰讓“吃空餉”者有機可乘,讓這顆“財政毒瘤”越長越大?
  “有‘吃空餉’者,就有‘發空餉’者。一個單位的編製人數、出勤狀況、工資發放情況都有賬可查,人事部門、財務部門還是單位相關領導,難道不知情?”上海政法學院教授湯嘯天認為,“吃空餉”問題頻出的背後是“權力包養”在作祟。
  “權力監管失範、查處不力、違規成本過低是主要原因。”中央黨校教授辛鳴認為,從以往情況看,對“吃空餉”行為查處重視不夠,處理也往往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一些所謂嚴厲懲處不過是黨內處分、收繳所得等,這種“保護性”問責難以起到震懾“後來者”的作用,容易導致“屢禁不止、屢治屢冒”。
  治理
  問責應讓“操盤手”現形
  治理“吃空餉”,一方面應公開編製人員、建立舉報獎勵制度,讓“吃空餉”沒有辦法玩“潛伏”;另一方面,應把整治清理“吃空餉”常態化,定期“大掃除”。國家行政學院教授、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汪玉凱說,要從嚴追究“以權為親屬熟人謀私者”責任,決不能讓問責成為“橡皮筋”。
  辛鳴認為,治理“吃空餉”從源頭禁止“發空餉”更為重要。對於人事、財務等監督管理不力、失察瀆職的相關責任人也要加大問責力度。
  法律專家指出,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騙取或侵吞公共財物,此類“吃空餉”行為,已涉嫌觸犯刑法中的詐騙罪或貪污罪。治理“吃空餉”的關鍵,司法部門應介入懲處,讓“操盤手”現形。
  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四省清理10萬“吃空餉”人員)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sn75snsa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