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期近3天的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在烏鎮舉行,古色古香的傳統文化與“高大上”的高新科技相結合,對與會來賓來說,不失為一次完美的體驗。
  11月18日下午,我們一行17人的採訪團隊抵達了烏鎮,與先遣部隊匯合。近20名小伙伴成為了這次首屆世界互聯網大會會刊的前方報道團隊,有小伙伴還調侃說,我們是世界互聯網大會元老級記者。
  這是一次令人難忘的經歷。這次的採訪團隊堪比每年的全國兩會。與之配套的,“堵”、“認”、“約”等採訪武藝都派上了用場。
  “堵”
  與全國兩會相似,“堵”似乎也是這次互聯網大會媒體採訪的關鍵動作。BATH四位大佬就不用說了,人氣明星,所到之處一陣擁擠和喧囂。
  在“群星奕奕”的互聯網大會現場,剛剛從中金公司離職的朱雲來顯得尤為低調。開幕式結束後,我和同伴們都在過道等機會約專訪。等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朱雲來和他的助手向我們走來。這時,我趕緊小跑走上前去,跟上了他,想跟他聊幾句,但他只是擺手,保持沉默。
  可惜,最終沒有採訪到他。
  “認”
  參加這樣的大會採訪,最怕的就是臉盲。除了那些“化成灰都能認得”的大腕外,剩下那些,尤其是外國人,怎麼看怎麼長得都很像,尤其是當沒有目標,漫無目的找人的時候。
  不得不說,我們製作的會刊幫了很大的忙。不僅是我和我們團隊的小伙伴們,就連其他媒體記者也都是拿著會刊第一期專訪過的“臉譜”盯人。
  說實話,採訪到微軟全球執行副總裁沈向洋很突然,也很意外。
  在出發前,我們分配了任務,到了現場,也會臨時安排任務。在11月20日的中外互聯網領袖高峰對話現場,領導說,這場很多大佬,可以過來約採訪。
  本來上午沒有安排論壇的我就趕緊來到會議室。
  我到了之後沒多久,不是對話嘉賓的沈向洋也到了,坐在了第一排。在第一期會刊中,我的同事採訪過他,他一齣現,我就認出來了,上前去跟他攀談。
  也許是之前做過報道的關係,他對我很nice,對我的問題也有問必答。
  但是,必須要說的是,認人只是其中的一項基本功,如果開始沒有做好準備也是抓瞎。開始沒有想到會採訪沈向洋,在我做的準備中,並沒有他。所以對他的提問,也僅限於自己對微軟業務一丁半點的瞭解。
  此外,有時碰到很多網絡安全的大佬,因為沒有做好準備,都沒敢上前去採訪。
  “約”
  相比於採訪沈向洋的“意外”,採訪計葵生就更顯得“有備而來”了。
  在出發前一天的晚上,看到議題和演講嘉賓後,我就馬上鎖定了自己的目標:平安陸金所董事長計葵生。說實話,這是這次互聯網大會裡最想做的專訪,我也告訴自己,一定要做出來。因為我是跑保險口的記者,平安保險是我線口裡的公司。
  雖然,此次採訪經歷了4個人在中間搭橋才能完成,但總體而言,“約”專訪比現場“堵”“認”成功率高很多,而且效果也會好些。
  新京報記者梁薇薇
  編輯:李雪瑩  (原標題:【手記】我的世界互聯網大會採訪“三字經”)
創作者介紹

cocktail

sn75snsaq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